事实正好相反

作者:顾襞梏

<p>国际货币基金组织表示,希腊的目标是2018年及以后的主要盈余1.5%</p><p>事实恰恰相反</p><p>但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也呼吁采取措施,实现2018年及以后GDP的3.5%的目标是可信的并立即立法</p><p>嗯,这是什么</p><p>国际货币基金组织表示,2015年希腊与欧洲的协议迫使其陷入这种自相矛盾的立场</p><p>但这个借口在希腊的具体案例中毫无意义</p><p>因为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不仅要反对过于宽松的宏观经济政策,还要反对过于紧张的政策</p><p>一般来说,它有很多工具可以强迫前者解决问题,但很少有工具可以解决后一个问题</p><p>这是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政策不对称和全球通缩偏见的一个众所周知的问题</p><p>但在希腊的独特案例中,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现在拥有抵制过度紧缩政策的强大工具</p><p>欧洲债权人希望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正式并充分参与其希腊计划</p><p>因此,如果国际货币基金组织认为该政策过于紧张,它可以对其要求说“不”</p><p>这将迫使至少重新考虑那些过于紧张的政策</p><p>全球背景迫切需要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发挥这样的作用</p><p>欧洲和其他地方民粹主义势力的崛起反映了政策紧缩的部分原因</p><p>这些趋势表明了危机,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也确定了这场危机</p><p>因此,人们可能会认为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将抓住这一难得的机会,将其作为一项过度政策</p><p>这将加强其公平的主张,并强烈表明更广泛地关注此类政策的错误后果</p><p>但不是</p><p>相反,它在希腊采用了这种自相矛盾的“不是我”的路线</p><p>这是其创立目的的基本废除</p><p>更广泛的民粹主义浪潮警告这些机构废除其创立目的的可怕后果</p><p>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失败并未就此结束</p><p> Thomsen先生和Obstfeld先生表示,养老金,缺乏有针对性的失业救济金和个人税负负担阻碍了希腊的增长潜力,必须加以改变(“现代化”)</p><p>但他们以及其他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工作人员和其他任何人都没有表明养老金支出可能与欧洲平均水平不符,但希腊政府的总支出却没有</p><p>因此,如果希腊人选择通过老年人提供他们的社会项目 - 从他们的内部转移 - 如果在希腊案例中有或多或少的有效目标,那么这是一个实证问题,而不是政府直接提供这些好处</p><p> </p><p>但是,没有提供任何证据</p><p>个人收入负担的影响也是如此</p><p>这种技术上不合理的IMF要求反映了没有责任的权力</p><p>能够纠正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在希腊工作中长期存在缺陷的唯一机构是美国政府</p><p>这是因为它在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执行委员会中的作用,该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是欧洲区块约40%的第二大股东,约占18%</p><p>到目前为止,即将上任的特朗普政府还没有关注国际机构中的这些问题</p><p>但希腊在北约的军费开支方面得分很高,特朗普先生可能对国际机构嗤之以鼻,而财政司司长Mnuchin先生则是一项快速研究</p><p>所以希腊在华盛顿特区有一张卡片</p><p>政府现在应该密切关注如何最好地向观众提起诉讼</p><p> 1 / https:....